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搜索
可信组件

PC会员基础信息展示部件

资讯详情

“双降”组合出击 调整改革并举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8/26
浏览量
【摘要】:
8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这也是继6月27日央行宣布“定向降准+降息”举措之后,又一次降准、降息组合出击,并且此次降准是普降与定向相结合。  为何采取“双降”?  “我国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币值稳定,以此促进经济增长。”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认为,对称性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有助于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0.5个

  8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这也是继6月27日央行宣布“定向降准+降息”举措之后,又一次降准、降息组合出击,并且此次降准是普降与定向相结合。

  为何采取“双降”?

  “我国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币值稳定,以此促进经济增长。”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认为,对称性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有助于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0.5个百分点的普降以及额外0.5个百分点定向降低县域和消费金融组织等中小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有利于在总量上增强存款类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在结构上进一步体现了支农、支小、扩内需的政策意图。

  同时,此次货币政策调整与金融改革并举,降息同步放开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上限,标志着货币政策从数量型为主转向价格型为主又迈出关键性步伐。

  “此次‘双降’体现出了政策调整的连续性。”陆磊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的降准在供给端增强了银行的放贷意愿;降息则引导市场利率持续下行,在需求端提振了经济主体的贷款意愿。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货币政策灵活性要求很高,此次降准降息组合出击,主要是一种逆周期调节的举措,有利于进一步促进经济健康发展,促进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稳定经济增长。

  为何选在此时?

  为何选在此时推出“双降”?陆磊认为,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状况是政策调整的主要触发因素。

  一方面,国际经济低迷促使我国以扩内需作为主攻方向恰逢其时。“可以说,我们到了以降息促使企业财务成本进一步降低、以降准促使金融机构具有更充分的金融资源调配能力、以定向降准推动金融机构支持消费的时间窗口。”

  另一方面,利率与汇率政策配合恰逢其时。近期央行对人民币兑主要货币中间价报价机制进一步完善,势必对金融体系本外币流动性构成结构性影响,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实际上为金融体系注入了无期限流动性,可以有效增强金融机构针对货币市场波动实施流动性管理的能力。

  连平表示,近期外汇占款明显减少、出现负值,说明市场需要在基础货币投放方面加大力度,增加新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适度地下调存款准备金以保证市场流动性宽松是有必要的。”

  虽然去年以来融资成本明显回落,但是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是负值的状况依然比较明显,说明实际利率水平并没有下降,“需要进一步通过基准利率下调来推动融资成本下降,为各类经济体创造更为宽松的金融环境。”连平说。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认为,为了进一步巩固前期稳增长措施的成果,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保持合理的流动性,帮助稳定国内外市场预期,有必要再次降息降准,这也体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作用。

  未来政策咋调整?

  关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此次央行宣布放开一年期以上(不含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活期存款以及一年期以下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不变。

  “从目前的宏观环境和过去几次市场对利率上限调整的反应来看,我国放开一年期及以下存款利率上限的条件基本成熟。”马骏认为,利率市场化的深化,有助于让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为向新的货币政策框架转型提供条件。未来,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将更多着眼于强化商业银行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培育市场可接受的基准利率,疏通利率传导机制。

  关于未来货币政策走向,马骏认为这次降息降准,并不代表货币政策的转向。我国货币政策的基调仍然是稳健和中性的。从调控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降息降准的目的是在通胀形势和流动性创造机制变化的背景下,维持合理的实际利率和支持适度的货币信贷增速。

  长远来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认为,随着经济形势变化,未来应进一步发挥利率价格调控的作用。同时,在中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过程中,降准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通过降准有效带动市场利率的下降,进而配合降息将是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组合。

  连平表示,此次降息后,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已经下降到历史低水平,今后是否会调整则主要看资本流动情况。(来源:人民日报 记者:王观)

  8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这也是继6月27日央行宣布“定向降准+降息”举措之后,又一次降准、降息组合出击,并且此次降准是普降与定向相结合。

  为何采取“双降”?

  “我国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币值稳定,以此促进经济增长。”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认为,对称性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有助于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0.5个百分点的普降以及额外0.5个百分点定向降低县域和消费金融组织等中小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有利于在总量上增强存款类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在结构上进一步体现了支农、支小、扩内需的政策意图。

  同时,此次货币政策调整与金融改革并举,降息同步放开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上限,标志着货币政策从数量型为主转向价格型为主又迈出关键性步伐。

  “此次‘双降’体现出了政策调整的连续性。”陆磊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的降准在供给端增强了银行的放贷意愿;降息则引导市场利率持续下行,在需求端提振了经济主体的贷款意愿。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货币政策灵活性要求很高,此次降准降息组合出击,主要是一种逆周期调节的举措,有利于进一步促进经济健康发展,促进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稳定经济增长。

  为何选在此时?

  为何选在此时推出“双降”?陆磊认为,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状况是政策调整的主要触发因素。

  一方面,国际经济低迷促使我国以扩内需作为主攻方向恰逢其时。“可以说,我们到了以降息促使企业财务成本进一步降低、以降准促使金融机构具有更充分的金融资源调配能力、以定向降准推动金融机构支持消费的时间窗口。”

  另一方面,利率与汇率政策配合恰逢其时。近期央行对人民币兑主要货币中间价报价机制进一步完善,势必对金融体系本外币流动性构成结构性影响,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实际上为金融体系注入了无期限流动性,可以有效增强金融机构针对货币市场波动实施流动性管理的能力。

  连平表示,近期外汇占款明显减少、出现负值,说明市场需要在基础货币投放方面加大力度,增加新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适度地下调存款准备金以保证市场流动性宽松是有必要的。”

  虽然去年以来融资成本明显回落,但是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是负值的状况依然比较明显,说明实际利率水平并没有下降,“需要进一步通过基准利率下调来推动融资成本下降,为各类经济体创造更为宽松的金融环境。”连平说。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认为,为了进一步巩固前期稳增长措施的成果,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保持合理的流动性,帮助稳定国内外市场预期,有必要再次降息降准,这也体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作用。

  未来政策咋调整?

  关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此次央行宣布放开一年期以上(不含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活期存款以及一年期以下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不变。

  “从目前的宏观环境和过去几次市场对利率上限调整的反应来看,我国放开一年期及以下存款利率上限的条件基本成熟。”马骏认为,利率市场化的深化,有助于让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为向新的货币政策框架转型提供条件。未来,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将更多着眼于强化商业银行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培育市场可接受的基准利率,疏通利率传导机制。

  关于未来货币政策走向,马骏认为这次降息降准,并不代表货币政策的转向。我国货币政策的基调仍然是稳健和中性的。从调控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降息降准的目的是在通胀形势和流动性创造机制变化的背景下,维持合理的实际利率和支持适度的货币信贷增速。

  长远来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认为,随着经济形势变化,未来应进一步发挥利率价格调控的作用。同时,在中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过程中,降准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通过降准有效带动市场利率的下降,进而配合降息将是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组合。

  连平表示,此次降息后,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已经下降到历史低水平,今后是否会调整则主要看资本流动情况。(来源:人民日报 记者:王观)

相关附件